極草“護身符”:既不是食品,也不是保健品,也不是藥品

時間:2014-10-25 13:47來源:南方周末 作者:呂明合 楊國要 點擊: 載入中...
  極草“既不是食品,也不是保健品,也不是藥品”,唯一護身符是青海省食藥監局的“53號文”,但“地方的一紙紅頭文件,能否賜予其合法性基礎,很值得商榷”。
  
  定位于奢侈品的“極草”,一直不吝宣傳。其宣傳的“高科技含量”的專利技術,被業內專家質疑;其宣傳中屢次提及的諸多榮譽,不僅山寨,且有違反廣告法之嫌。

高速增長的神話背后,青海春天主打的“極草”純粉片,其生產合法性基礎,卻一直危如累卵。 (何籽/圖)

 

  點石成金一般——最低不過萬元、最高亦不過十多萬元一斤的冬蟲夏草原草,在經由物理加工磨粉壓片,變成一種名叫“純粉片”的含片后,價格陡升,成了世界上最昂貴的奢侈食品。
  
  81片、一片0.35克的盒裝“極草”牌“至尊含片”,售價29888元。以一克1054元計算,一斤須得52.7萬元——普羅旺斯的松露、俄羅斯的魚子醬……這些世界上最昂貴的奢侈食品,在它面前也只能低下高貴的頭顱。
  
  比黃金還貴了數倍的產品,來自青海春天藥用資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青海春天)。這家以“極草”品牌著稱、專事生產冬蟲夏草制品的企業,正在創造繼腦白金后的又一個行業神話。腦白金曾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創造了十幾億元的銷售奇跡。
  
  短短數年,青海春天就從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公司,一躍成為一家經營業績高達50億元的企業,身影遍布全國各地高檔酒店、機場,廣告頻現于中央電視臺黃金時段。
  
  2014年10月13日,一直尋求破解困局的上市企業青海賢成礦業股份有限公司(*ST賢成)發布公告稱,此前引入青海春天公司的重組方案已經獲得青海省國資委原則同意的批復。賢成礦業擬以非公開發行股份的方式購買青海春天99.8034%的股份。
  
  這意味著,如果一切順利,青海春天將成功借殼賢成礦業,賢成礦業也將成為冬蟲夏草第一股。
  
  然而,高速增長的神話背后,青海春天主打的“極草”純粉片,其生產合法性基礎,卻一直危如累卵。
  
  作為冬蟲夏草加工品,它先被取消普通食品的資格,又無法取得保健品批號,直至最近,它唯一賴以生存的“中藥飲片”合法身份也被取消。2014年7月18日,青海省食藥監局發出“54號文”,撤銷了此前“極草”據以生產的《青海省冬蟲夏草中藥飲片炮制規范》。
  
  現在,“它既不是食品,也不是保健品,也不是藥品。”青海省食藥監局藥品化妝品生產監管處處長秦華成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另一個“護身符”
  
  事實上,早在2012年6月,國家食藥監總局就下發《關于冬蟲夏草中藥飲片炮制規范有關問題的通知》,指出冬蟲夏草粉碎及壓制成片不屬于中藥飲片炮制范疇,明確要求青海省對“規范”予以修正。
  
  但青海省食藥監局相關工作卻進展緩慢。“我們一直在溝通。”秦華成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溝通”的時間,一直延續到2014年7月28日,青海省食藥監局對外公告撤銷《青海省冬蟲夏草中藥飲片炮制規范》。
  
  “大家都以為‘極草’遭到了致命打擊。”青海省內一家蟲草生產企業主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值得玩味的是,青海省食藥監局對外公布“54號文”的10天前,該文件就已下發。這天,極草的“中藥飲片”合法身份被取消,也就在同一天,“極草”獲得了另一個繼續生產的“護身符”。
  
  當日(2014年7月18日),青海省食藥監局下發“53號文件”——《青海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關于冬蟲夏草純粉片相關事宜的通知》,通知指出,青海春天的“冬蟲夏草純粉片是我省出產的冬蟲夏草經加工制成的產品,作為我省綜合開發利用優勢資源的試點產品”。
  
  冬蟲夏草的綜合開發利用,確實是青海省和科技部等部委近年一直主導的方向。“沒有什么科技含量,主要目的就是增加經濟效益。”對此頗為了解的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市場司原司長駱詩文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駱詩文強調,按照法律管理制度,無論是何種試點產品,都應取得合法的生產批號,地方的一紙紅頭文件,能否賜予其合法性基礎,很值得商榷。
  
  依申請公開的“53號文件”,抬頭直接發給了“青海春天”一家公司,“因為(青海)春天公司是唯一一家涉及的企業。”秦華成解釋。不過,他表示,“我們也在研究,其它企業是否也符合條件”。
  
  但2014年9月27日,南方周末記者要求依程序申請公開時,青海省食藥監局辦公室以檔案員不在為由,拒絕向南方周末記者公開這份文件。
  
  就保健品身份而言,2013年,青海春天曾被列入國家食藥總局《冬蟲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試點工作方案》的首批5家試點企業名單,但南方周末記者注意到,即使按照試點方案要求,試點企業也必須進行產品注冊,需要審評審批,“符合要求的,準予注冊,發給保健食品批準證書”。
  
  南方周末記者詢問“極草”各專賣店,均未發現有此批準證書,查詢國家食藥總局網站也未查詢到相關產品批號。在南方周末記者采訪函發出兩周后,國家食藥總局也沒有給出任何回應。
  
  不過,南方周末記者看到,在青海春天發給各專賣店的內部培訓資料中,對有關國家試點工作的統一口徑解釋是,相關產品“仍在研究和探索中”。
  
  而當時首批5家試點企業之一的北京同仁堂健康藥業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總工程師張宏證實,目前5家試點企業中,只有同仁堂的包含冬蟲夏草成分的復方保健品——總統牌伍味方膠囊2014年1月剛剛通過認證,獲得了國食健字批號。“我們是目前第一個,也是唯一獲得國家批件的產品。”
 
  
  2014年7月18日,青海省食藥監局撤銷了此前“極草”據以生產的《青海省冬蟲夏草中藥飲片炮制規范》。然而,就在同一天,“極草”卻獲得了另一個繼續生產的“護身符”。(東方IC/圖)  
 
  從“食品”到“飲片”
  
  這并非“極草”第一次遭遇生存危機。
  
  此前,與青海省的其它蟲草產品一樣,“極草”曾持有“食”字號衛生許可證。但2010年12月7日,國家質檢總局發布《關于冬蟲夏草不得作為普通食品原料的通知》后,嚴禁使用冬蟲夏草作為食品原料生產普通食品。
  
  “這是由于冬蟲夏草尚缺少作為食品長期服用的安全性評價研究數據。”一位要求匿名的行業人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此前青海省內有二十多家企業擁有生產蟲草相關產品的資質,一夜間,大多數喪失了繼續生產的合法性,不是轉型就是倒閉。
  
  青海春天逃過了這一劫。就在冬蟲夏草失去普通食品原料合法性基礎的同一天,青海省食藥監局發布了《青海省冬蟲夏草中藥飲片炮制規范》,規范在傳統的中藥飲片之外,將“冬蟲夏草純粉片”納入其中。
  
  將純粉片列入冬蟲夏草“中藥飲片”的做法,唯青海省獨有。南方周末記者查詢發現,在冬蟲夏草另兩個產區西藏和四川,不曾發現與青海省一樣的相關規定。
  
  “一開始,大家還覺得主管部門是在為我們解決困難。”一位要求匿名的青海省蟲草企業老總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很快,上述蟲草企業就碰了壁,“不是因為企業沒有生產能力,而是因為沒有生產許可”。按照青海省食藥監局的文件精神,冬蟲夏草純粉片被列為“直接食用飲片”。
  
  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的一位中藥炮制專家看來,直接食用飲片肯定不包含純粉片。“它連中藥飲片都不是。”該專家說,冬蟲夏草中藥飲片的傳統炮制方法,只有清洗干凈、低溫干燥。
  
  “生產銷售直接服用飲片必須取得藥品生產許可證和GMP(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范)認證證書,并嚴格按照中國藥典或中藥炮制規范生產。”四川省一位地方藥監局副局長如是說。
  
  青海省行業協會和多家企業人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青海同時擁有藥品生產許可證和GMP認證證書的,并非只有青海春天一家,但只有青海春天最終于2011年1月1日獲得了“直接食用飲片”的生產許可。
  
  2013年7月25日,青海省14家蟲草企業一度聯名向青海省相關部門寫信,要求“協調省食藥監局為本省中小企業頒發‘含直接服用飲片’的藥品生產許可證”。但這封信發出后,一直未有回音。
  
  秦華成對此解釋稱,這是由于國家已經要求修正、撤銷該規范(《青海省冬蟲夏草中藥飲片炮制規范》),“其它企業再放就不合適了”。不過,對為何當時青海省食藥監局不當場收回青海春天的生產資質的問題,秦華成沒有回應。
  
  崛起的起點
  
  這正是青海春天甩開同行、迅速崛起的起點。青海春天公布的數據顯示:2010年,“極草”的銷售額尚只有1.6億元,但到2011年獲得獨一的許可后,短短一年就飆升到12億元,2012年再升至50億元。據其披露的財務數據,“極草”含片的平均毛利率在40%左右。
  
  南方醫藥經濟研究所《2009年-2013年我國冬蟲夏草類產品市場研究報告》統計,青海春天在冬蟲夏草深加工產品市場中的占有率已達到50%左右,位居行業第一。而作為純粉片生產企業,它是唯一一家。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青海春天在獲得“直接食用飲片”許可的前一天,即2010年12月31日,經過幾次股權變更,青海春天的股東突然變成了政商兩界頗有影響的大鱷。
  
  除了自然人小股東肖融(“極草”總設計師張雪峰的妻子)和盧義萍(與肖融為表姐妹關系),當時持有68%股權的青海四維信用擔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為青海四維),正是青海省國有資產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屬的子公司,屬青海省國資委所有,一度號稱西北五省最大的投融資企業,也是青海唯一一家獲批的信用擔保公司。而持有15%股權、位于北京的中鴻聯合信用擔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為中鴻聯合),注冊資本高達10億元,影響力巨大。
  
  “這樣的擔保公司,其政商背景不言而喻。”一位金融業人士解釋。
  
  更奇怪的是,青海春天獲得繼續生產純粉片的資質不到一周,2011年1月4日,中鴻聯合就將持有的15%股權轉讓給了肖融。一年之后的2012年3月2日,青海四維也將持有股權轉讓給了肖融。
  
  南方周末記者試圖了解當時轉讓時是否有溢價,但截稿前兩周內,南方周末記者幾次聯系青海春天公司,并發出采訪函,未獲回應。
  
  技術懸疑
  
  在各種宣傳中,極草的“高科技含量”技術主要有兩項,分別對應的是“極草”的總設計師張雪峰擁有的兩項專利:微粉粉碎和純粉壓片技術。
  
  張雪峰一直被包裝為蟲草技術各種課題的帶頭人和發明人,但其履歷顯示,除了參與房地產企業、創辦投資公司和作為律師事務所合作人外,張雪峰從無科研經歷。此前他持有的數十項專利中,只有純粉片技術等5項屬于發明。
  
  此前,青海春天所開發的技術,曾獲得青海省科技進步獎等獎項,其宣稱其技術合作方為德國的榮恩公司。知情人士指出,德國榮恩公司是青海春天在德國所注冊,“究竟有多少技術人員,誰也不知道”。青海春天的內部材料證實了兩者間的關系。
  
  青海春天市場部人員曾在答復媒體時稱,極草純粉制片的炮制方法在冬蟲夏草乃至整個中藥材界都屬孤例。
  
  但事實上,純粉片壓制技術并不復雜。中國中藥協會中藥材信息中心官方網站“天地中藥材網”副總經理賈海彬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作為食品、保健品的一種加工方法,超微粉粉碎、純粉壓片的加工工藝這幾年早已廣泛應用。純粉片的制作方法在中藥材界并非孤例,包括上市企業東阿阿膠公司在內的多家企業也向南方周末證實,他們也有各種純粉片加工技術。
  
  這一說法得到了青海一家生產過冬蟲夏草含片的企業董事長證實。他表示,自己公司在過去數年遲遲無法得到相關生產許可,公司曾轉向研制壓片設備,最后開發出的設備,成本不過三萬元一臺,“功能上跟他們(青海春天)幾乎一模一樣”。
  
  另外,極草宣傳的“細胞級破膜、破壁”的微粉粉碎技術被稱為“使冬蟲夏草細胞級微粉精髓釋放比原草提升至少7倍”。但在被稱為“中國冬蟲夏草之父”的青海省畜牧獸醫科學院教授沈南英眼里,這樣的說法毫無科學依據。
  
  沈南英說,科學需要研究數據支撐,要宣傳功效,就應提供相關證明。但遺憾的是,他們始終沒有看到相關研究數據。而按照廣告法第10條規定,“廣告使用數據……應當真實、準確,并表明出處”。
  
  “這是種虛假宣傳,表面積和粉碎的細度增加一倍,功效就增加一倍。”沈南英如是質疑,“如果這樣的話,只要打成粉,本來吃兩碗飯,現在吃一碗飯就行了?”
  
  更重要的是,冬蟲夏草破壁毫無必要。研究了一輩子冬蟲夏草的沈南英說,花粉、靈芝孢子等要破壁,是因為花粉等有很硬的外殼,如果沒有破壁,沒有消化就進入腸道,不利吸收。
  
  但冬蟲夏草的子囊孢子和分層孢子都不需要破壁。它的子囊孢子只是薄薄一層膜,像小孩吹的氣球,一碰甚至不碰就破。而分層孢子很小,需要800倍的顯微鏡才能看到。
  
  山寨的榮譽
  
  作為定位于奢侈品的“極草”一直不吝宣傳。自2012年開始,青海春天“極草5X”就開始迅速加大在省級衛視和央視的廣告投放,恒高傳媒機構對極草2013年廣告投放的調查顯示,投放總量為21660萬元。
  
  “我們定位的目標客戶群,基本上家庭流動凈資產——房子、車子不算——要在一千萬元以上。”張雪峰曾如是放出豪言。
  
  不過,尷尬的是,極草在宣傳中屢次提及的諸多榮譽,頗為山寨。
  
  在極草的各個專賣店中,青海春天實際控制人張雪峰獲聯合國簽發成就獎的照片,一直被放在最顯要位置宣傳。此前,極草曾宣傳,2013年11月9日在人民大會堂,張雪峰先生在由國際健康與環境組織等共同發起的首屆國際健康論壇中,獲得由第67屆聯合國大會主席武克·耶雷米奇簽發的“國際健康成就獎”。
  
  但南方周末記者查證得知,國際健康與環境組織實際是成立于中國的非官方組織,而武克·耶雷米奇確實是第67屆聯合國大會主席。但聯合國大會主席任期僅為一年,張獲獎時,他早已卸任。
  
  更早前,青海春天曾宣稱,“2011年5月8日,由科技部、商務部、工信部、教育部等部委聯合主辦的中國國際科技博覽會給張雪峰頒發了‘中國自主創新領軍人物獎’。”在“極草”含片的宣傳冊上,更附有多名國家領導人和親屬的照片。
  
  但南方周末記者發現,這一獎項的參評對象,涵蓋甚廣,并非只獎勵“科技進步”。更重要的,這一獎項并非由科博會頒發的官方獎項,而是由掛靠的子論壇承辦機構頒發的非官方獎項。
  
  即使上述榮譽屬實,根據廣告法第7條規定,廣告不得有“使用國家機關和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的名義”“使用國家級、最高級、最佳等用語”。而根據廣告法第12條規定,“廣告不得貶低其他生產經營者的商品或者服務”,對照“極草”經常與其它蟲草產品功效進行對比的宣傳,也值得商榷。
  
  南方周末記者了解到,被視為青海春天最新“護身符”的“53號文件”,主要內容除了責成青海春天“全面落實冬蟲夏草純粉片質量安全主體責任”等要求外,還專門列出一條,針對極草的廣告策略,要求其停止夸大廣告宣傳等手段。
  
  
(責任編輯:鑫報)
>相關新聞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08000781號??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多少时间开奖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全部 内蒙古十一选五下载 三分彩前一计算公式 黑龙江11选五一定牛电脑版 股票融资杠杆 上海时时上海时时乐开奖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结果 湖北11选5第19061529期 十一选五三码通选怎么玩